当前位置:农村经济网首页 > 财经
乡村中药铺,再现异彩会有时
2021-04-20 13:29:54 | 来源: 内乡农商银行灌张支行 | 我要分享
人到中年,父辈儿相继进入到了老病状态,因探望或陪护到诊所、医院的次数明显增多了。每当来到这里,看到装潢大气豪奢、设施齐全完备的场景,却感受不到与此相对应的踏实感,嗅着象征着身处现代化医院的来苏味儿,却不似此前那种浓郁苦涩的中草药味儿那样沁人心脾,脑海中便浮现出当年房舍简陋、设施简单的乡村中药铺的场景......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前,乡、村均没有卫生院(室),人们看病求医,都是到一些乡村郎中在自己家里或者集镇上开的中药铺里。解放后,乡镇逐步建设了卫生院,每个行政村设立了卫生室。与此同时,对原有的中药铺予以选择性地取缔,保留下少许资质齐全、手续完善、手艺精湛、医德高尚的中药铺。虽然那些中药铺简陋陈旧,但都装裱得焕然一新,门口既没有悬挂牌匾,更没有广告牌,只是在一侧写着“卫生室”或者“某某某诊所”几个大字。
 
甫一走近,一股带有山野自然气息、有些呛人的药味儿便扑鼻而来,有的是在迎面,有的是在侧面,倚墙而靠着标志系中药店铺的顶部有梯级台的百眼橱。这种柜子,“前匣后斗上装瓶,暗柜独存瓶后封”,具有“抬手取、低头拿、半步可观全药盒”等特点,调药、找药易取方便,有的还在百眼厨正中偏上的位置,供奉着一尊或药王孙思邈或医圣张仲景或药王神邳彤或“外科鼻祖”华佗的塑像。百眼橱里面整整齐齐地装盛着各种膏、丹、丸、散的瓶、罐、瓷、坛,表面上用毛笔书写着娟秀的小楷字诸如东白芍、秋桑叶、冬葵子、当归、党参、红枣等药名。一般而言,药铺里有药材一、两千种,有从药农手里收购来的譬如大黄、甘草等本地药材,还有从外地采购的稀缺药材。
 
一般而言,中药铺呈“前店后厂”格局,药铺的后面,有的盖有敞屋和天井,有的搭建着简易帐篷,是作为储存、加工药材之用的。由于处于后院,且被遮蔽着,所以,显得幽深阴暗。药材,当然是储藏在敞屋内。所储藏的多是源于天然的、未经加工或只是经过粗浅加工的所谓“生药”,视药性和娇贵程度不同,储藏的地点和方式,也有所不同:有的装在蔑编大筐里,有的如柴胡、紫苏、薄荷、茼蒿、木通之类的,则如同堆放柴草一样,直接码放在地面上。天井或简易帐篷里,主要是作为加工和晾晒药材的场地,里面遍布着蚕架,上面放置着层层叠叠的用来晾晒药材用的大簸箕,还摆放有加工药材的专用铡刀、碾槽等设施。   
 
药材的加工较为复杂,学问很大。比如柴胡、紫苏、薄荷、茼蒿、木通等,要先将其发水,等到湿润之后,再用专用铡刀切成小节,最后,用簸箕晾晒至干燥;大黄发润后要切片;枳壳发润后压成型,再切为厚片;槟榔发润后,要用刨子压在专用的有圆洞形的凹槽内刨成薄片......有时候,天井里的阳光不够充沛,每逢阳光灿烂的天气,还要把一些经过加工仍然潮湿的药材,搬到外面晾晒。
 
龟甲、首乌、半夏、白术等需要炮制。就拿龟甲的炮制来说。主要有两种:一是取原药材,用水浸泡,置蒸锅内45min取出,放入热水中,立即用硬刷除尽皮肉,洗净,晒干。另一种是取原药材,用清水浸泡,不换水,使皮肉筋膜腐烂,与甲骨容易分离时取出,用清水洗净,日晒夜露至无臭味即可。枯矾需要炼制。要将白矾放在铜锅内,在火上加热使其熔化,再炼制成疏松的结晶块方可。胆星的制作非常麻烦。根据李时珍所著《本草纲目》中记载的"造胆星法”:“以南星生研末,腊月取黄枯牛胆汁,和剂纳入胆中,系悬风处干之,年久者弥佳。”据此,其制作办法为:把天南星研磨成粉,然后,将其装入牛苦胆中,再晾干,便成为中药胆星了。
 
中药铺不只是卖药的地方,其主要功能当然是治病救人了。因此,坐堂大夫是不可或缺且不容小瞧的。解放后的中药铺,都不再聘用小伙计了,一般都是一个坐堂大夫,和另外一个负责抓药、配药、收款等的;以前的大夫坐诊,要由小伙计事先摆好砚台、毛笔、纸张并磨好墨,单等大夫入座了。此后的大夫,需要自行整理好一大摞纸张,摆好墨水瓶,里面插上一支蘸笔,然后,取出一个装有全套中医外科小器械的褡裢,打开之后,清点一下里面装着的秘制的外科散剂和膏药等,再检查擦拭里面的铜质手术小刀、小剪刀,黄铜手术小夹子、铜针,给手术刀、手术剪消毒的小灯,针灸、火罐之类的东西。待到一切准备就绪,遂穿好干净整洁的褂服正襟危坐在一张桌子旁等候病人。
 
病人进门了,要么本能性地,要么被大夫授意,坐到桌子的另一端,手腕放在一块厚厚的垫子上,接受大夫的摸脉。大夫像阴阳先生仅凭观相便知你的前世今生一样神奇,只需要把三根手指搭在手腕上,就告知你的症状和因为吃了什么喝了什么导致的病因等,让你佩服得五体投地,再历经一番望闻问切之后,即慢条斯理地把蘸笔在墨水瓶里蘸一下,然后,埋头在纸上开具药方。
 
人们常把药方称为“天书”,一点也不为过,许是鉴于所开药方系祖传秘籍不便外传的行业通病的缘故吧,大夫所开的药方犹如天书,外人实在难以辨认,只有本人或者抓药的看得懂。
 
中药最为讲究的是配药的分量,多一分,则药效有天壤之别,差一克,则有可能药效全无或截然相反。因此,用来秤药的衡器非常独特,它是一个刻度很小、精确度超高的结构与秤同的戥子,秤杆一般为骨制,盘为铜质,刻度标志为“戥星”,测量精度相当于如今的31.25毫克。只见抓药的医生秤杆不过鼻尖,秤砣挂在小指端,用前三指抓药;秤重时,秤杆放在左手中指端和虎口上,用右手前三指抓药,靠左手中指和食指的伸屈运动来带动砣绳的进退移动......药品与戥盘轻触即离,忽升忽降,宛若蜻蜓沾水。
 
再复杂的事,干得久了,就变简单了。他们抓药的本事十分了得。将药方放在柜台上,用镇尺压住,铺上毛边包装纸,目光扫一下药方,闭上眼睛就准确无误地走到装有那味药的小匣子边,轻轻用手一抓,数量常常是八九不离十。尽管所抓的药大不差一了,然而,为了更加精准些,还要通过秤重调增调减。在秤重时,时而瞅一下戥,时而来到案板旁瞄一眼药方,时而拉开百眼橱的小木匣子取药,然后,再用戥秤,多余的部分,再稍稍地抖去一些......尔后返回案板,将药倒在毛边黄皮纸上,再返回秤第二味配药......有的药,还需要用响铜打造的春臼捣碎,只听“哐啷哐啷”地有节奏的声音响过,一会儿就搞定了。不容忽视的是:中药材的产地是十分重要的。比如说医头痛须用菊花,但以广州的菊花"广菊"为上品,医气管炎"效喘"需用贝母,但贝母又分:贝母、川贝、尖贝,其中产自新疆的尖贝药效最好。这些都对抓药的和大夫的工作的精细程度带来了严峻的挑战。
 
等到所有的药都秤好、配好之后,案板上满是放着药的一张张包装纸,尽管这么多,可是,抓药的就像魔术师一样三下五去二就包好了。原来,屋脊上吊着的几个纺锤形的线圈里,垂下了一根根的白线,顺手拽一根就可以包药了。玄妙的是,线从空中垂下来,既不会缠绕在一起解不开,还节省时间;药的包扎方法比较独特,一般采用十字包扎法,上系活扣,既表示吉利,又确保包封出来严严实实,即便是再细小的粉末,也难以溢出,还易解。
 
药包好了,配药的医生把药放到柜台上面,高喊患者或者家属的名字,再朝空中招一招手,就有人应声而起。在递药的同时,不厌其烦地叮嘱煎药的要点:用冷水还是温水?加入什么药引子?用武火还是文火?要泡或煮多长时间?......等到完全明白取药离开之后方才作罢。
 
看完一个病人,即刻就有一位候诊的病人递补上来。候诊的病人或家属,大都坐在室内外的一条条粗苯厚重结实的长条凳上,他们形色各异、千姿百态:有的呼天抢地万箭穿心,有的百无聊赖耸动着腰身,有的翘着二郎腿东张西望,有的打着瞌睡翘首以待......在等待的过程中,无论是心急如焚,还是心安理得,但凡坐到这样一条长凳子上,闻着那股往鼻翼里钻的中药味儿,时而瞄一下表情自然、和蔼可亲的大夫,只要与那双异常安静、似乎会说话的眼睛一对视,就好像不用担心这条凳子会突然之间散了架折了腿让人手足无措摔倒在地一样,就会自然而然地放下心来,踏实了很多,坚信药到自会病除的!
 
煎药是个技术活儿,病人家属遵照医嘱在瓦罐里加上水和药引子生上火,只见火苗在匆闪匆闪地跳跃,那只漆黑的瓦罐“噗噗”地向外飘着热气,整个房间弥漫着刺鼻的药味儿,药味儿的蒸气将煎药人熏得满脸眼泪......
 
周作人在其《草木知秋》中写道:“生病,吃药,也是现世的快乐呵,尤其是吃中药。”其实,中药是苦涩的,周作人如此表述,可能主要是对“苦口良药利于病”功效的夸赞吧。当装满煎好的中草药的陶瓷碗递到病人手中,病人捧起药碗,不自觉地在鼻子前闻了闻,并用舌尖舔一舔汤药,微微地皱了皱眉头,轻轻地摇了摇头......在犹豫纠结间,霎地摆出一副豁出去的姿态,毅然端起药碗,贴近嘴边,“咕咚、咕咚”几下子就一碗药吞进腹内,再用白开水漱了漱口......没多久功夫,通透舒爽的感觉即表露无遗。
 
可别小瞧药中的葱白、姜片、红糖、桑叶、茅草根、竹叶、蒲公英等药引子,它们与中药适当配合,对于引药归经、增强疗效、解毒、矫味、保护胃肠道等,作用大着呢。
 
这些民间中医,只有极少数的接受过什么医科专业教育,绝大多数是靠祖传或师徒相授的,经过数代的传承,居然积攒了许多的绝技和秘方,往往一用就灵,在缺医少药的年代,确确实实解决了不少老百姓的大问题。人们感冒了,只需要服一种用药碾子碾细、罗筛筛过的专治风热感冒的散剂“发表药”,仅仅需要花费几分钱,效果立竿见影。
 
病人身患脓肿,大夫将手术小刀在小灯的火苗上烧一会儿,消消毒杀杀菌,冷却之后,对准肿透了的包块穿刺下去,顷刻间,一股白色的脓液流泻而出,直至排除尽净,再借助棉纱条向伤口内部涂上药粉,最后,贴上秘制的膏药,回家再服用一些中药汤剂,时隔三日再来换药,揭开包扎,就会发现炎症明显消退了。这些没有施用一点西药、全凭祖传中医中药的诊治疗法,是西医所无法比拟的。
 
身患糖尿病的老人膝盖髌骨不慎粉碎性折断了,正骨医生不需要施用麻药,趁患者不注意,在谈笑风生间,突然按一下,再贴上自制的膏药,不到半个月就康复了。
 
俗话说,偏方治大病。对一些特殊的疾病治疗,选择现代的手术治疗和西药治疗,未必是最佳的选择,有的名医也许会束手无策,而一些历经民间中医传承下来的偏方却可以治愈一些疑难杂症。比如刚刚感冒,弄点葱白(连须)、5钱生姜片加水一碗煎沸,再加适量红糖趁热服下,并马上睡觉,出汗即愈。假如感冒多天,白天喝葱白汤,在晚上睡觉前,用大蒜头捣成糊状,敷两足心(涌泉穴,每足心敷黄豆粒大即可),用布包好,次日早晨揭去,连用2-3天即可痊愈。再如医治烫伤,将蛋清、白糖水、醋、蜂蜜涂抹于烫伤处,既不会起泡,又容易痊愈。明朝洪武年间,浙江潇山郎中楼英用大黄、莱菔子等几味普普通通的中草药就治愈了太医院御医都医治不了的马皇后的顽疾。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中药铺这个地方也是中医药方面的“精英”荟萃之地,遇到疑难杂症,他们往往召之即来,在一起坐堂会诊。三个臭皮匠,赛过一个诸葛亮。在他们的相互商讨中,解决了不少的难题,确保了传统中医药文化得以更广泛地传承弘扬。
 
“但愿世间人无病,何惜架上药生尘。”清末时期湘乡的一名老中医自提的这副春联,反映了中医真诚地希望世间再也没有生病的、即使药架上洒满尘埃也无需足惜的医者仁心。北京同仁堂有一句古训:“修舍无人见,存心有天知。”意思是说,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做事不要违背良心,不要见利忘义,因为,你所做的一切,上天是知道的。无可否认,那些德高望重的老中医,病人到他那里,不用吃药病都能好上三分。为什么呢?就是因为那种能量场,就可以让病人感到心情舒畅;心情舒畅了,病自然就会退去。那时候,没有挂号费、专家费,也没有任何检查,并且药价低廉,效果显著,治愈后很少复发,医闹事件鲜有发生。
 
当然,在诊治过程中,他们也存在着一些“看人戴帽”现象。对于有特殊需求的阔人,他们只好选择功效高、医治快、无副作用的名贵中药材,而对于贫困之患者,则突出施用偏方和一些实用的普通药材。
 
感人至深的是,那个时代,不仅缺医少药,而且缺电,还道路崎岖,交通工具匮乏。药铺晚上早就关门了,常常在更深夜半,有患者家属前来敲门邀请大夫到家中看病处方,大夫二话不说,遂慌不迭地起床,背上一个药箱,旋即或步行或乘坐马车、架子车、自行车一同前往......   
 
到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开始有少量的西药引进了中药铺。西药确有不凡之处。比如中药无法根治的严重炎症,但是,如果服用盘尼西林,便可药到病除。再如当年乡间流行的一种俗称“打摆子”的疟疾,利用中药疗效不佳,但是,一用奎宁,症状立刻缓解......不消几年功夫,中药铺里纷纷增设了专门陈列西药的玻璃柜,那些西药小药瓶或者考究的西药盒里装着安乃近、喹啉、去痛片、头痛粉、阿司匹林、复方碳酸氢钠片、宝塔糖(驱蛔虫药)、硫酸亚铁片等西药,和万金油(清凉油)、人丹、十滴水等中成药。再后来,中药铺也被林林总总的诊所、药店、医院所取代,许多的中药也被做成了胶囊,服药期间,那种鼻息间的的药香味不见了,胸腔间再也唤不回喝中药那种妥贴的温柔感了......
 
哲人有言,不必过多地留恋曾经的失去,因为,失去的东西,总会在未来以另外一种方式给我们以惊喜。毛泽东老人家曾说:“医道中西,各有所长。中言气脉,西言实验。然言气脉者,理太微妙,常人难识,故常失之虚。言实验者,求专质而气则离矣,故常失其本,则二者又各有所偏矣......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的确,人与自然是天地大自然共同形成的产物,以人参、灵芝、雪莲、麝香等为代表的历史久远、功效非凡、驰名中外的中医药,其作为中华民族健康祛病之本和中国文化的瑰宝和脊梁,以调节平衡为原则,中医方剂通过多系统、多靶点、多途径而发挥作用,在西医西药没有引进的漫长旧时代里,乡村中药铺,消解了诸多人们的痛苦,挽救了诸多人们的生命,成为了人们生命健康的“守护神”、健康中国的“主力军”和社会发展的“助推器”。
 
近些年来,由于种种原因,中医药已经不再占据主导地位了,然而,中医科学院首席科学家屠呦呦创制出的新型抗疟青蒿素和双氢青蒿素,挽救了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数百万人的生命,成为首位华人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获得者,再次彰显了中医药的伟大;在去年突如其来、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因为她在“抑制重症、缓解中症、预防轻症”等诸多方面的卓越表现而交出的亮眼答卷,国家顶层的高度重视,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获评“人民英雄”最高国家荣誉称号,医圣张仲景故里“南阳市中医药发展局”在全国地市级率先挂牌创立......这颗起源于距今长达3500多年前《神农本草经》的源远流长、生生不息、传承至今的中华瑰宝,必将在传承精华、守正创新中,在中华大地重现异彩,被国外引进致使“墙里开花墙外香”的奇葩将逐渐消弭,那种久违的中草药味必将以更加浓郁的馨香重返乡村社会。
 
(此文得到了中医文化学者、河南省中医药学会中医文化与科普委员会副会长包飞建先生的审阅指导)   
 
 通联:河南内乡农商银行灌张支行 李焱  樊书森